“互联网+”思维下发展新疆老年教育初探

  • 投稿空一
  • 更新时间2017-11-12
  • 阅读量768次
  • 评分4
  • 79
  • 0
摘要:在对新疆老年大学及老年人调研基础上,撰写“关于新疆老年大学调研分析”论文,且指出“发展远程教学”是解决新疆老年教育供不应求的有效途径。本文基于上述前提,以“教学对象→教学内容→教学模式→教学支持服务”为主线,探讨构建新疆老年教育发展模式。首先,通过建立二元Extreme Value模型,得出年龄、职业是影响老年人参加非学历教育的主要因素;其次,明确老年教育需开设的课程;第三,建立二元Extreme Value模型,得出老年人的学历、职业、性别,是影响能否接受远程教学的主要因素;最后,从人力资源、教材来源、教学环境、规章制度四个方面,探讨教学支持服务。最终得出:新疆的“互联网+老年教育”模式为“现场教学+远程教学”模式。

关键词:新疆 老年教育 教学模式 教学资源 支持服务

1986年9月25日新疆老年大学成立,标志着新疆老年教育事业诞生。30年发展历程经历了:老年教育,从无到有;教育目的,从情感交流为主学习为辅到情感交流学习并重;受教育对象,从离退休老干部、职工到全社会老年人的变化过程。这些变化,对新疆老年教育事业的发展提出新的挑战。基于这一背景,本文在“互联网+”思维,来探究如何构建符合新疆区情的“互联网+老年教育”模式。

一、服务对象探讨

随着新疆经济社会的发展及老年大学办学能力的逐步提升,老年教育服务对象逐渐转移至全社会老年人。在这一庞大目标群体中,明确主要受众是提供精准服务的前提。通过与未参加过老年大学的被调查者交谈发现:多数71岁以上被调查者由于身体原因,已失去参加再教育意愿;66~70岁被调查者中,有意愿参加再教育的比例为11.20%;61~65岁被调查者中,有意愿参加再教育的比例为67.50%;50~60岁被调查者中,参加再教育的意愿最强,但由于家庭原因(照顾孙子孙女)没时间参加。除此之外,众多被调查者青睐于户外活动,希望能有适宜的户外活动场所。

初步分析:年龄是影响老年人是否愿意接受再教育的主要因素之一,且学习年限在5年左右。为研究“性别”(SEX,x1)、“年龄”(AGE,x2)、“职业”(WROK,x3)、“学历”(EDUCATION,x4)对“参加老年教育意愿”(y)的影响程度,建立二元Extreme Value模型(虚拟变量)进行分析。在分析过程中,x4与y*出现完全分离状态,即认为没有必要参加老年教育的被调查者出现低学历现象(均为初中及以下学历),而认为有必要参加老年教育的被调查者中,各种学历均有,因而“学历”无法作为影响因素之一进行分析。鉴于此,建立如下模型系数:

二、课程设置

新疆老年教育课程设置,应遵循“需求导向”原则。通过前期调查,被调查者学习需求涉及到书画、声乐、舞蹈、器乐、文史、养生、摄影、戏剧、模特等多个专业类别。这反映出老年人不仅关注健康保健,而且关注兴趣爱好。以下将被调查者对课程的需求,按老年大学惯用分类方法进行归类。同时,本研究将相近类,视同为老年教育专业。详见表2-1。

对新疆老年教育来说,在明确开设课程的前提下,以现场教学模式呈现课程是现行教学模式;明确以远程教学模式呈现课程受哪些因素影响,是能否实现“互联网+老年教育”的关键。

三、教学模式探讨

在“互联网+”思维下,发展现场教学并拓展远程教学,并使之有机融合,是新疆老年教育教学模式的首选。本部分从老年大学、非老年大学的两个老年人群体,来论证远程教学在新疆老年教育中的推广。老年大学被

通过对比模型Ⅰ、Ⅱ可知,“年龄”、“学历”、“职业”对被调查者“能否接受远程教学”具有显著影响,且影响方向一致,系数差的绝对值均不超过0.1。具体表现为:年龄越小、学历越高、越是基层职工,越愿意接受远程教学。而“性别”这一因素表现为男性更愿意接受远程教学,但与老年大学“男性不接受远程教学”相矛盾。产生这一矛盾的可能原因是:一、未参加过老年大学的被调查者,在选择过程中受主观因素影响更大;而参加了老年大学的被调查者,在选择过程中受客观因素影响更大。二、与被调查者沟通中发现:非老年大学被调查者更多关注的是学习,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接受远程教学模式;而老年大学被调查者,不仅关注学习,更关注情感交流,他们认为,在情感交流方面,面对面交流优于网络交流。

综上分析,将远程教学与现场教学深度融合,来发展新疆老年教育具有可行性。鉴于新疆地域辽阔、老年教育资源匮乏,采用远程教学与现场教学相结合模式,是发展新疆老年教育的首选。在该模式下,远程教学与现场教学的结合方式、配比,应视全区各地实际情况而定。

四、教学支持服务探讨

在明确教学对象、开设课程、教学模式基础上,教学支持服务是保证教学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部分。该部分从人力资源、教材来源、教学环境、规章制度四个方面,来探讨教学支持服务。

(一)人力资源

教师在教育中起主导作用,稳定、全面的师资队伍是发展新疆老年教育的基础。根据老年大学多年办学经验,同普通教育相比,教师对老年教育具有更大的影响力。因而,拥有一支稳定、高质的教师队伍,是办好新疆老年教育的关键。老年人参加再教育,动机是情感需求而非就业需求。作为老年教育的教师,不仅要具备精湛的实操技能,而且要了解老年人的情感需求,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老年教育教师。鉴于老年人接受再教育动机的特殊性,师资队伍中,年长教师占比应较大(笔者通过走访新疆老年大学所得,且比例不低于80%)。基于上述因素,老年教育教师可从新疆各类社会团体中聘请,如:书法协会、美术协会、音乐协会等。除聘请当地教师外,还可与疆外相关机构合作,聘请行业专家名人。

就管理人员而言,班级管理是老年教育的基础工作,“班长管理制”在新疆老年大学已实施多年,实施该制度,班长的选举至关重要。班长人选需具备以下条件:一、以人为本,营造良好的学习氛围;二、尊重、理解、关心、帮助同学,树立主动服务意识;三、善于倾听同学心声,及时了解同学们情感述求;四、善于处理各类关系,发挥好上传下达的纽带作用。

(二)教材来源

新疆老年教育的教材资源可通过,使用出版物、自行编写教材、依靠教师讲义,三种形式实现。详见“表4-1”。

(三)教学环境

教学环境是为服务学生而建设,新疆老年教育通过混合教学环境,实现师生间的互动、交流。详见“图4-1”。

远程教学与现场教学有机结合是新疆老年教育的教学模式。远程教学是基于网络学习平台的学习模式,它具有不受时空限制的优势,因而建立网络学习平台(平台需具备大数据分析、资源推送功能)是开展远程教学的基础。对现场教学来说,在考虑老年教育目标群体分散性基础上,就近办学是办好老年教育的关键。对远程教学来说,利用新疆电大系统的网络学习平台(该平台需增设大数据分析、资源推送功能),可解决平台问题,同时也可高新疆电大系统学习平台的利用率;对现场教学来说,提高社区老年活动中心的利用率,在一定程度上可缓解场地对现场教学产生的压力。

(四)规章制度

建立规章制度,是新疆老年教育持续发展的保障。老年人接受再教育以满足情感需求为主要动机,在学习过程中更加关注实践性而非理论知识的系统性、完整性;老年人的学习具有长期性,通常只有在身体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才会终止学习。基于服务对象的这些特点,从经费来源、学习期限、员工激励三个方面,为新疆老年教育提供宏观性规章支持服务。

规章支持服务应以人为本,服务于新疆老年教育。在经费来源方面,与基础教育相似,老年教育需由政府支撑发展。因而,政府对老年教育的重视程度,决定了新疆老年教育的发展速度、规模与质量。在学习期限方面,采用无期限学习原则。在教学场地允许情况下,学生可无限期地进行现场学习;但在教学场地受限情况下,针对课程应采取“一进一出”原则,对有再次学习需求的学生,鼓励引导其参加远程学习。在员工激励方面,实行绩效衡量机制。将衡量标准涉及至全员、全过程,且随着环境的变化,衡量标准需及时调整。

通过上述分析,新疆的“互联网+老年教育”是指,在教学服务支持下,利用通信技术及互联网平台,将教学内容传授至教学对象的过程,即“现场教学+远程教学”的深度融合,该模式符合新疆老年教育未来的发展方向。

参考文献

[1] 张昊. 我国老年大学教育的成就、问题及对策[J]. 中国成人教育,2016,(14):121-124.

[2] 罗彤彤, 乐传永. 论老年教育支持服务体系的构建——基于社会支持理论[J]. 中国成人教育,2015,(2):8-11.

[3] 王卫东. 老年大学办学理念:主体、定位及关键问题[J].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2015,(7):111-117.

[4] 陈文沛. 老年大学课程设置与建设初探[J]. 北京宣武红旗业余大学学报,2015,(2):55-

[5] 李高冲. 老年大学人性化管理的探讨[J]. 理论与研究,2015,(8):1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