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当前中国学术研究

  • 投稿
  • 更新时间2019-04-20
  • 阅读量2次
  • 评分0
  • 0
  • 0

  摘要本文从学术与政治学术的本土化、规范化和国际化,学术研究的问题意识,学术知识的创新,学术团队与学术风气等五个方面漫谈了当前中国学术研究的有关问题,并提出了一些建议。


  关键词学术研究,学术知识,学术风气


  中图分类号:G31文献标识码:A


  作者:杜乐


  任何一个国家、一个时代的学术研究,都有这个国家、这个时代的特点,也唯其如此,这样的学术研究才叫学术研究,完全脱离现实的学术研究是不存在的。在社会科学方面,这样的表现尤甚。本文就以社会科学为论述对象,谈谈相关的学术研究问题。


  1学术与政治


  任何一个国家的学术研究,都存在着一个与政治的关系问题。政治是国家的最高利益表现,学术研究必须服从并服务于这种最高利益。虽然学术研究有独立的一面,但这种独立是建立在与政治利益不相抵触的基础之上的。说到中国,中国的最高利益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所以,中国的学术研究要服从并服务于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学术研究要一切为了劳动人民,并为了劳动人民的一切,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能谈论学术研究的独立性问题。


  然而,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学术研究与政治的关系处理得不太好,不是学术研究贬低政治,就是政治压制学术研究,因此,不仅搞学术研究的整天提心吊胆,就是搞政治的整天也提心吊胆,在这样的条件下,怎么能谈得上学术的创新和进步!学术必然变成政治的奴隶。邓小平恢复了学术研究较为宽松的氛围,学者轻松了,政治家也轻松了。政治上的大是大非观一旦确立,其它方面就任人评说。


  在中国,所有学术研究都应该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为指针,只有这样才谈得上学术观点的多元化、创新化和丰富化;在中国的现阶段,所有学术研究还必须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添砖加瓦,并从各个方面不断丰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在一定意义上而言,当代的学术研究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学术研究。


  2学术的本土化、规范化和国际化


  中国改革开放的30年,就是中国不断引进西方科学知识和管理经验的30年。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要坚持,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要保留,但它们都解决不了当代中国具体怎么发展的问题,所以,就有了选择和引进西方的科学知识和管理经验的必要,由此也就产生了一个学术本土化问题:如何将马克思主义、中国传统文化以及西方文明结合成一个中国的新文明,这种新文明的塑造应完全以适不适合中国现阶段发展为基本标准,应以中国特色为主,并把中国特色和普世要求很好的结合起来,最终,要让中国人真学、真懂、真信、真用。学术不仅要本土化,还要规范化,没有规范化的学术就不叫学术。中国的新文明,首先要符合世界通行的规范标准,只有这样,人家才会认同,才有说服力,在这个基础上,也要符合中国学术特殊的规范标准,并把这两种学术标准结合起来,中国的学术研究本土化成果才会更加实用。中国不追求把自己的新文明强加给其它国家,但需要其它国家的理解和认同,所以,就要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向其它国家介绍自己的新文明,这又涉及到了中国新文明的国际化问题。中国新文明的国际化是中国崛起的客观表现,它也必将进一步推进中国的崛起。总之,中国新文明只有经过了本土化、规范化和国际化,才能算是一种比较伟大、成熟的文明。


  3学术研究的问题意识


  学术研究的生命力,不仅在于扎根现实的土壤,而且还要始终以解决现实问题为基本出发点。随着中国社会从单一性走向多元性,从封闭性走向开放性,从国家性走向全球性,各种问题层出不穷,甚至还要与其它国家一道解决全球性问题。怎么解决这些问题?这就要靠对头的理论和政策,靠学术研究。学术研究不仅要以现实问题为基本出发点,而且还要靠不断解决现实问题来不断丰富、发展自己;而一种理论内部,实际上很多内容也是靠问题联系在一起的。学术与问题的关系,实际就是理论和实践的关系,所以搞学术研究的学者,要始终关注现实问题,研究现实问题,解决现实问题,把学术和问题、理论和实践有机的结合起来,不仅做个好学者,而且力争做个好参谋。


  4学术知识的创新


  学术研究的崇高使命就是服务于人类社会,学术研究不能为学术而学术,不能光躲在象牙塔里,要走出书斋,走向社会,仔细调查研究社会和人世的变迁,认真倾听广大人民群众的呼声,这样才能做出好的学术研究成果,学术研究因此也才能不断创新,学术研究只有不断创新了,其层次才会不断提高。


  从微观的角度看,学术创新实际上就是“一呐一吐”的过程。所谓“一呐”,就是不断从自己的历史与现实,他人的研究成果以及他国的研究成果中吸取丰富养料,并将它们有机的融合起来,产生新的成果,并能解决社会最前沿的问题;所谓“一吐”,就是将“一呐”产生的新的、有效的成果,通过各种手段运用到相应的社会和人群领域,并产生极佳的社会效果。“一呐”是“一吐”的基础,而“一吐”又是“一呐”的目的和运用;“一呐”的层次高,则“一吐”的范围和用处就广;而“一吐”的效果越好,则会更加激发“一呐”的创造力。


  学术研究要创新,学者就不仅要“专”,而且还要“博”,中国的学者在这方面尤其欠缺一些,一般只“专”不“博”,这既有主观的原因,也有客观的原因。“专”有利于深,但如果有了“博”,就更可以纵横驰骋,挥洒自如。“专”和“博”结合起来,就可将各个领域的知识激活,其效果不仅会拓宽此领域,而且会拓宽彼领域。一个领域的创新可能只产生算术级数效益,几个领域的共同创新也许就会产生几何级数效益。


  随着学术研究的自由度不断提高,学术创新大量涌现,于是在各个学科理论研究中就可能会产生许多门派和学派。只要是符合马克思主义基本学术研究原则,只要是在追求真理,政府都应该对之加以提倡,这有利于学术的竞争和繁荣。没有门派和学派的学术研究,就不是市场经济的学术研究,而是没有活力的学术研究,是十分不成熟的学术研究。


  5学术团队与学术风气


  任何学术研究都要落实到一定的人身上,而这样的一些人又组成了各种研究团队。学术团队研究水平高、合力强,则它所服务的对象则受益多。国家级学术团队,要能解决国家面临的问题;地方级学术团队,要能解决地方面临的问题。在团队内部,要把学科结构和实际需要很好的统一起来,既能够有利于学科的长远发展,又能够解决服务对象所面临的实际问题;在人员配备上,要做到“能上”(每个研究人员的水平都有上升的空间)、“能接”(不同方向的研究人员能随时高效衔接,形成强大合力)和“能补”(针对人员变动,随时都有能补得上的后备力量)。


  一般来说,有什么样的学术研究团队,就有什么样的学术风气;而有什么样的学术风气,也一般有什么样水平的学术研究团队。所以,在学术研究风气上,要树立以下三个观念:(1)要把追求真理和重视实际效益很好的结合起来。追求真理是学术研究的最高宗旨,这个最高宗旨,体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尤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更要讲求效益,没有效益的学术研究,不应该提倡。(2)要把高水平的学术研究和重视学术操守很好的结合起来。学术研究没有操守,那是学术的极大耻辱。高水平的学术研究需要学术操守,较低水平的学术研究同样也需要学术操守。对缺乏学术操守的个人和机构,国家要给予十分严厉的惩罚。(3)要把学术民主和学术权威很好的结合起来。学术团队内部、学术团队之间,要有学术研究的民主作风,不能“不许争鸣”、“不敢争鸣”,或“不能争鸣”,要大兴争鸣之风,有了这样的民主风气,学术研究水平才能上去;但在学术团队内部、在学术团队之间,也要有一定的学术权威,市场经济也是要有学术权威的,有了学术权威,才能起到参照的作用,才能使学术研究处于有序状态,也才能激发研究人员的创造力和超越力。